新闻详情 | News Details

酒话

编辑:刘湾湾 发布: 发布时间:2017-12-12 阅读:

四年前,也是这样的时节,我从上海飞往新疆。11月的上海还是秋高气爽,而此时此刻的乌鲁木齐已经下过几场雪了。银妆素裹的城市,那是我第一次领略北国的风光。

也许是西北的冬季寒冷且漫长,我所接触的西北汉子大多豪爽,尤其在饮酒方面少有推辞,且酒量极大。我本不好酒,但在席间总是盛情难却,也敢凭着几分酒胆与其推杯换盏,而我平生第一次见两斤普通装白酒便是在新疆的石河子。就在这常来常往间,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饮酒的感觉,虽力有不逮,却尽兴。

当我离开乌鲁木齐时,已是2015年的冬天。两年的时间,认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喝了不少酒,做过许多梦。离开的前几天,也下过一场大雪,整个城市都是白皑皑的一片,正如我来时的模样。我很怀恋她。

后来,不知是否在乌鲁木齐养成的习惯,与朋友小聚,总爱小酌几杯。偶有一醉方休之豪迈,但多是点到为止。渐渐的,这酒也能喝出个味道来,除了绵甜净爽,也品到了一丝酸甜苦辣。

再后来,东南西北兜了一圈,回到家乡,自己竟干起了卖酒的营生,看来此生我是与酒有缘了。前些天,我与曾在乌鲁木齐的伙伴联系,临了叫他有时间来武汉聚聚,喝喝酒。其实他是不喝酒的,他爱喝茶。他比我年长几岁,在新疆时我多受其照顾与指点,虽性格迥异,但我是敬佩他的。此时此刻,我更理解冯唐写的那段话:茶是一种生活,酒是一种生活。都是生活,即使相差再远,也有相通的地方。酒是火做的水,茶是土做的水。人散夜阑灯尽羹残,土克火,酒病酒伤可以用杯清茶来治。茶喝多了,君子之间淡如水,可以在酒里体会一下小人之间的温暖以及市井里不精致却扎实亲切的活法。酒要喝陈,只能和你喝一两回的男人是不能以性命相托的酒肉朋友。茶要喝新,人不该太清醒,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必反复咀嚼。酒高了,可以有难得的放纵,可以上天摘星,下海揽月。茶深了,可以有泪在脸上静静地流,可以享受一种情感叫孤独。不是冤家不聚头,说不尽的茶与酒。在这似茶般有味无味的日月中,只愿你我间或有酒得进。

都说三十而立,少了浮躁,多了笃定。站在门槛边,愿自己有前程可奔赴,也有岁月可回首。

武昌市场 肖拓




武汉老通城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6014980号

电话:13997580651 全国招商热线:027-88398779